分享到:

快評:澳大利亞記錄難堪,竟然能成“人權判官”?

快評:澳大利亞記錄難堪,竟然能成“人權判官”?

2021年07月09日 21:32 來源:四方快遞香港電話參與互動參與互動

  (東西問)快評:澳大利亞記錄難堪,竟然能成“人權判官”?

  四方快遞香港電話北京7月9日電 題:澳大利亞記錄難堪,竟然能成“人權判官”?

  四方快遞香港電話記者 馬佳佳

  7月8日,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第47屆會議審議澳大利亞第三輪國別人權審議報告,多個國家和聯合國難民署代表對澳方侵犯人權行為表示關切:在第三國設立離岸拘留中心,大量移民、難民和尋求庇護者被長期甚至無限期強制關押,其基本人權受到侵犯;澳國內針對非洲裔、亞洲裔等少數族裔和穆斯林、土著人的長期性系統性歧視、仇恨犯罪嚴重;澳方頻頻出於政治目的,散佈虛假信息,以人權為藉口干涉別國內政....。。

  連日來,澳大利亞等國不斷藉機“搭台唱戲”,對他國人權狀況指手畫腳,想扮演站在道德制高點上的“人權判官”。然而,不斷披露的大量事實證據顯示,“人權判官”們不僅沒有資格以人權之名對別國説教,還應因自身的人權劣跡和罪責受到調查審判。

  眾所周知,最早在澳大利亞定居的人類,是屬於南太平洋棕色人種的塔斯馬尼亞族各部落,如今這些原住民部落、民族不是被“滅絕”,就是被排擠到社會邊緣。根據澳大利亞犯罪學研究所的數據,2018年-2019年,原住民只佔澳總人口的3.3%,卻佔到監獄服刑人口的28%,佔監獄服刑期間死亡人數的18%。原住民在警察拘留期間的死亡率是非原住民死亡率的六倍多。《衞報》援引最新數據顯示,30年來,至少有474名原住民在羈押期間死亡。此外,原住民的健康和教育狀況也堪憂,據統計,2015年至2017年出生的原住民預期壽命為71.6歲,遠低於白人男性的80.2歲和白人女性的83.4歲。

資料圖:澳大利亞墨爾本。
資料圖:澳大利亞墨爾本。

  澳大利亞新南威爾士大學社會政策研究中心原住民政策研究員詹姆斯·布萊克韋爾曾指出,“自從233年前英國人到達澳大利亞以來,原住民一直在反抗殖民,為正義而戰、反對種族滅絕,但他們的努力收效甚微。”

  更有甚者,2020年11月,澳大利亞駐阿富汗軍隊被曝屠殺39名平民和俘虜,引發國際輿論普遍譴責。澳方領導人卻倒打一耙,妄圖轉移視線。

  《聖經》説,拒絕承認自己錯誤的人,會在錯誤的道路上越走越遠。澳大利亞自詡民主、文明、先進的國家,面對劣跡斑斑的歷史清單,非但沒有懺悔和改正,反而以民主之名行霸權之實,在和平年代繼續製造人道主義災難。

  在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第47次會議審議澳大利亞第三輪國別人權審議報告期間,澳大利亞的人權記錄再次遭到國際社會的質疑和批評。

  俄羅斯代表表示,俄關切澳大利亞對待土著人、移民的政策和設立移民拘留中心等做法,澳大利亞政府還干擾對澳士兵在阿富汗戰爭罪行的調查。

  敍利亞代表指出,國際社會需立即採取行動,追究澳大利亞軍隊在海外犯下的戰爭罪行,使受害者獲得救濟,防止悲劇重演。

  聯合國難民署代表指出,澳大利亞需重新審視其任意和無限期拘留尋求庇護者、難民和無國籍者的政策,切實保障上述人員基本權利。

  西方諺語有言,“漁網遮不住陽光,謊言騙不過眾人”。澳大利亞應該做的是切實反省並糾正自身犯下的侵犯人權罪行,停止對別國進行污衊抹黑,停止打着人權幌子干涉別國內政,因為人權問題不是侵略、干涉、遏制他國的幌子和政治工具。(完)

【四方快遞香港電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