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美育科目進中考 藝術“天賦”差異是否影響考試公平?

美育科目進中考 藝術“天賦”差異是否影響考試公平?

2021年07月07日 15:03 來源:光明日報參與互動參與互動

  三問美育科目進中考

  “單色少舞班成長系統2.0正式上線啦,藝術科目將被納入中考,現已有多省開始美育中考改革試點。在豐富孩子美育知識的同時,也可以使孩子的學業道路多一重選擇。”暑假來臨,網上一些藝術培訓機構的廣告以“美育中考”為招牌,吸引家長和學生報名。

  近日,各省市中考相繼落幕,然而與中考相關的話題卻頻上熱搜,其中,美育科目進中考備受學生、家長關注。四川、寧夏等省區發佈消息,將開展美育中考或擴大試點範圍。日前,記者採訪了相關專家、基層教研員、部分省區教育廳負責人。

  一問:藝術“天賦”差異是否影響考試公平?

  中辦、國辦印發的《關於全面加強和改進新時代學校美育工作的意見》(以下簡稱《意見》)提出,探索將藝術類科目納入中考改革試點,納入高中階段學校考試招生錄取計分科目。據悉,目前湖南、江蘇、雲南、河南等省已將美育科目作為正式考核內容加入中考範圍,其他地區也在加快美育進中考的腳步。教育部在相關新聞發佈會上提出,將進一步總結地方將藝術科目納入中考的經驗做法,豐富完善藝術測評和美育中考的實踐,2022年力爭實現美育中考“全覆蓋”。

  然而,在不少初中家長和學生的眼中,增加一門考試科目往往意味着書包又沉重幾分。美育中考的來臨是否會“增負”?相比文化課的學習,一些家長認為藝術類科目學習在很大程度上對天賦有要求,付出和投入不一定能得高分,這是否意味着對一些學生而言不公平?

  “美育中考的所考內容是作為每一個普通學生都應知應會、必備的知識和能力,而這並不需要依靠天賦才能掌握。一個學校如果按照國家課程方案開齊開足美育課程,按照藝術課程標準上好美育課,一個學生如果按照老師要求認真上課並積極參加美育實踐活動等,就根本不需要靠天賦,也不需要靠校外輔導來確保考試通過或拿到高分。”湖南師範大學教授、全國高校美育教學指導委員會副主任委員郭聲健分析,“但是家長的這種擔憂恰恰提醒我們,如果美育中考照搬特長生考試的內容、形式與標準,那麼就難以避免造成對學生的不公平。”

  “知識技能與審美能力有難易之別,美育中考所考查內容應當是必備的、基礎的;專項特長則有高低之分,考查的應該是以興趣愛好為基本內涵與主要標誌的專項特長,而不是以技術指標來衡量特長有多專業。”郭聲健分析,“要讓美育中考真正落實育人要求,考試就必須摒棄專業化、技術化的傳統思維,轉變知識技能、審美體驗、專項特長彼此割裂的評價模式,基於真實、生活的審美情境來考查學生解決實際問題所具備的知識和能力。”

  “從目前狀況來講,真正全面考察學生的藝術特長可能還有些難度,應該逐步探索,對於天賦要求較高的項目,可以適當降低考試難度。對於開放性的題目,只要大的方向、大的原則沒有偏移即可,而非必須準確答出某些關鍵詞、字眼才能給分,因為對美的理解因人而異,不能要求每個孩子想法都一樣。在把控考核方向、標準中,既不能給學生增加太大負擔,又能促進學生美育能力的培養。”內蒙古科右前旗教師發展中心美術教研員王豔梅説。

  郭聲健補充道,對於審美體驗與應用的能力、藝術專項特長等相對主觀的評價,應當基於美育中考的性質和目標,確立合理評價標準。“以歌唱考試為例,如果我們的考試只是着眼於專業評價,只看學生唱得準不準、節奏感強不強、聲音好聽不好聽,那是不公平的,因為歌唱的確有天賦的因素。但如果從育人出發,着眼於學生自身的進步和發展,首先看學生敢不敢唱,歌唱時自信不自信;再看他愛不愛唱,歌唱興趣強不強;然後再看學生會不會唱,歌唱得好不好。這樣的話,或許就能夠基本保證考試的公平。”

  二問:考查藝術知識的同時如何兼顧審美素養?

  今年3月,4萬餘名四川綿陽考生進入藝術中考考場。據該市教育考試院官網信息,中考藝術學科藝術科目考查滿分為20分(佔總分數2.2%),分為音樂和美術兩部分,各佔10分。有別於傳統的紙筆考試,試題以視頻、音頻、文字形式呈現在計算機上,考生通過看視頻、文字,聽音頻在計算機上完成答題。

  “背美術知識點背到頭禿,我都懷疑自己是個藝術特長生。”西南地區某市一位學生這樣發微博吐槽。記者注意到,對於美育中考的形式,不少地區依然側重考核有標準答案的藝術基礎知識,而藝術素養、特長則較少納入。

  “目前美育中考考察基礎知識較多,除為了確保公平之外,還有便於操作的原因,畢竟有標準答案和精確的評分標準。但是,藝術學科是實踐性、體驗性強的學科,即使是基礎知識打滿分的學生,也有可能對美的藝術和美的事物無動於衷。《意見》明確了美育學科核心素養為審美感知、藝術表現、文化理解、創意實踐四個方面,很顯然,這些都難以通過傳統的紙筆考試方式考核評價,必須通過實踐性、體驗性的內容與方式來進行評價。”郭聲健表示。

  “我認為可以從學生的鑑賞能力、實踐能力兩方面來考查,結合課程標準設計一些開放性題目,鑑賞題主要考查學生審美判斷、藝術感知、語言表達等方面,實踐題可以增加彈性,拓展學生的可選範圍,讓學生選擇一兩項其擅長的。例如參考簡答論述題的模式,從美術基礎知識和深層理解上展開,既考察基礎知識的掌握,也可讓學生闡述對作品的理解,發揮美育的浸潤效果。”王豔梅分析道。

  郭聲健提出,在考查內容方面,除了合理確定知識考核所佔比重,知識考試要儘可能地與生活場景相結合,考查學生應用知識解決問題的能力之外,還應將過程性評價與終結性考試相結合。他建議,現在正在實施的中小學生藝術素質測評成績應該納入美育中考分數中。

  三問:如何讓學生既追求分數又收穫有質量的美育?

  “納入中考後學校領導、老師、家長、學生的重視程度會有很大提高,學校會積極開課,也會更加重視美育教育教學資源的配置。”湖南省教育廳體育衞生與藝術教育處藝術專幹張志敏表示,通過在衡陽等地調研,美育納入中考的確起到了督促學校開齊開足音樂美術課程的作用,教育教學設施和條件,如師資、場地、器材等也會積極作相應改善。

  郭聲健表示,從政策出台的初衷看,考試可以倒逼不重視美育特別是那些不能開齊開足美育課的地方和學校把課開起來,引導那些以功利化追求為目的而導致美育僅面向少數人的地方和學校能真正實現美育面向人人,讓每一個學生都能享受公平而有質量的美育。

  “長期以來,藝術教育的功利化、技術化問題嚴重弱化了美育的育人功效,一提藝術教育,可能就是考級、考特長生、升學考試加分等功利化思維;一做藝術教育,可能就是練技、炫技等技術化、專業化傾向。所以,強化育人意識是推進實施美育中考首先必須解決的問題。”郭聲健説。

  “現在的美育教學課堂應該更加多元,不少美術課程需要的工具、材料比較多,如泥塑課、版畫課,實施起來比較難,中考後的下一步應該更多增加些同學們平時難接觸的藝術形式,拓寬學生的接觸面和視野。”王豔梅表示。

  “下一步美育改革,我們會繼續落實中辦國辦所發《意見》,進一步配齊師資力量,改善學校美育教學的條件。除了考試外,加強學校美育的最關鍵做法還是加強課程建設,按照國家課程標準將美育課程開齊開好,至於教學質量提高、學習質量提高,可能是今後努力的方向。”張志敏表示。

  (本報記者 周世祥)

【四方快遞香港電話】